曾学斌访谈 || 我之为我 自有我在

1362
发表时间:2024-03-22 21:55

图片


曾 学 斌

zeng   xue   bin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隶书委员会主任

中国石油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重庆师范大学书法艺术研究院客座教授

重庆师范大学书法艺术研究院名家工作室导师

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特聘教授

重庆涂山书画社常务副社长兼秘书长

长江师范学院校友会书法协会会长






图片
《善仁慧生》联   水墨纸本   2023年



行者出世,藏者入世 。

我之为我,自有我在 。

                ——   曾学斌访谈录



嘉    宾: 曾学斌

采访人: 子    鱼





子   鱼:曾老师好,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书法的呢?或者说跟书法艺术有什么渊源?


曾学斌:我与书法结缘源于幼时,家父曾接受过私塾教育,毛笔字写得不错,在乡里有些微名,经常给左邻右舍写这样那样,所以我从小就莫名其妙地喜欢写字,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耳濡目染所致吧?1982年,我高中毕业,上了涪陵师专,大一大二每周有两节书法课,自始,从不间断地书写达四十余年,真正是弄白了少年头!



图片

广远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您参加了无锡书法艺术专科学校的函授学习,请您谈谈这次的学习,对您后来的书法创作产生了什么样影响?

曾学斌:上个世纪的80年代,书法热兴,但书法资料奇缺,我便参加了无锡书法艺术专科学校的函授学习,学习的目的主要是想得到一套完整的书法教材,比如楷书教程、行书教程、中国书法史之类。函授两年,除了每月一次的老师批改作业,还让我知道了书法除临帖之外,还有专门的书法理论、书法发展史和书法美学。于是临帖之外的书法理论、书法发展史、书法美学的学习,开阔了我的视野,一路走来,创作、理论双修。


图片
长达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您的书斋名为 “ 行藏书屋 ” ,“ 行藏 ” 语出《论语 · 述而》“ 用之则行,舍之则藏 ” ,请您谈谈用此斋号的含义或者缘由?

曾学斌:我在四十岁以后,逐渐发现我这一辈子是干不了所谓的大事情。传统文人的修、齐、治、平,我也只能基本兼顾前两者。在生活中,我不是一个积极入世的人,对于人世间之功名利禄始终没有认识到位,所以没啥兴趣;但我也不是一个避世绝俗的人,岗位上的工作也曾风生水起,但职业生涯从未见任何起色。

“行藏书屋”这个斋号是2019年才起用的。在 《行藏书屋记》 一文中有这样描述:“ 吾年来习书,用工于《书谱》,‘ 行藏 ’ 二字与吾心颇为暗合,亦与吾数十年人生际遇相表里。其词涵义幽微,遂名书斋曰‘ 行藏书屋 ’ 也。” 写字几十年,我一直羡慕着友朋辈漂亮的斋号,始终在寻找一个能够代表我人生志趣的斋名,“ 行藏 ” 二字正合孤意,“ 行 ” 者出世也,“ 藏 ” 者入世心态。在俗世间,被任用时就积极工作,不被待见也不生气,喝自己的小酒,读自己的闲书去也。


图片
无相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读老师的佳作,可谓汲古出新,简约且率真,厚重不失放逸。书法风格的形成,非一朝一夕而来,您心目中的艺术世界和艺术追求是什么样的呢?

曾学斌:我一直向往一种安静的、简单的生活,数十年来,虽然过着自己枯寂的小日子,但我也曾为了能够更好地生活而奔波忙碌,熬更守夜地坚守,加班加点地干活,尽管再忙再累,只要一回家,我就可以静心地习字读书。于书艺而言,我崇尚简约率真、厚重放逸的审美意趣。如何在传统经典中去寻找适合自己审美理想的语言符号,这有如《雾里看花》歌中唱到的 “ 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传统是一条河流,纷扰复杂,如何借鉴?如何取舍?如何转换?进而如何表达?需要的不单单是慧眼,还需要足够的判断力和强有力的表现力!简约而不简单,这是艺术的高境,厚重博大之美,是汉文化的审美基因,放逸之美,是艺术家个人化的情绪表达。安安静静地书写,表达自己,展现自己,审美意趣不步人后尘,轻松安闲,走自己的路!


图片
永寿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1996年您来到重庆工作,近三十年来公务忙碌之余,不仅需要向古人学习,也与重庆书坛多位名宿进行交流学习,其中有
詹孝善、江友樵、程重赓、安为年、周永健等老先生,请您谈谈与他们的交往以及对您的影响?

曾学斌:从1985年大学毕业到1996年,这十余年间,我都奔波忙碌于乡野与县城,属于游走在生活底层、为未来奔走不息、不时受人白眼的小年轻。工作单位从涪陵一个山沟沟到资阳的一个小县城,再到梁平县一个小镇,游走不定的日子,就一直没拜师。在生活中,我喜欢和比我年龄大的人交朋友,我身上难得的这一点点优点被我儿子继承了下来,甚为可喜!这在书法领域表现得明显一些,
人生天地间,自有其所长我与孝善先生交,学到了他为人的诚朴;与江先生交,得以识见书画艺术的博大;与程老师、安老师游,学到了他们身上的散逸与宽容;与永健师游,则让我认识到书艺一途,欲达高境,必须勇猛精进!

古语有云:“与善人居,如入兰芷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则与之化矣”,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在与老先生们不经意的言语交谈中,时有所闻,这当然需要会听话的耳朵和一颗谦逊进取的心!


图片
《墨染岁月》联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您在四川美术学院、重庆师范大学等高校教授书法,就“书法教育”的问题,谈谈您的教学实践和理念。

曾学斌:我是四川美术学院国书院的特聘教授、重庆师范大学书法艺术研究院的客座教授,因为属于 “ 特聘 ” “ 客座 ” 系列,所以还谈不上在书法教育方面有什么理念。在四川美术学院执教近十年,我主要讲授秦汉隶书 ( 包括简牍 )和清隶,也专门讲授过篆隶创作课。我认为,书法专业的本科阶段,还是要老老实实地、认认真真地解读传统,要求学生要把自己培养成读书人。我基本不主张学生在结课作业中夹杂当代人的元素,借以表现自己的审美理想,因为那样很容易进入“俗隶”一域,隶书一写俗气,就完了,不但丢失了自己的专业身份,也意味着四年的大学光阴被白白地浪费掉,这有点让人害怕!


图片
嘉福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有的同道常把书法风格划分为南北地域之分,当下也存在 “ 传统派 ” “ 现代派 ” “ 学院派 ” 之说,就这个问题请谈谈您的理解和看法。

曾学斌:地域书风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与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同趣。“ 传统派 ”、“ 现代派 ”、“ 学院派 ”这些玩意儿,我认为都是理论家们弄出来的新词句,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差异。书法不就是写个毛笔字吗?世间百态,反映在书法上则风格百态,因人的不同,对书法的理解自然有别,因表现的手法、材料的使用不同,自然会形成不同的书法面貌。不同面貌之间没有新旧之分,只有境界之别。

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东西,因人的复杂,书法就变得更加复杂,让人揣摩不透,很伤脑筋!


图片
陌上花开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俗话说功夫在诗外,阅读老师的文言游记、学术文集和散文游记等,特别是《雨中登谢眺楼记》《游敬亭山记》《游松溉古镇》等经典散文,直抒胸臆,身临其境。请您就书法艺术与文学之间的关联,谈谈书法家的文学修养。

曾学斌:我是中文系出身,大学时候,对古典文学曾经抱以巨大的热情,那就是两年的古典文学课期间,大量地诵读着诗词歌赋,所以我比较喜欢古典文言句式的表达方式,也有一些自己肤浅的理解。我不喜欢深奥艰涩,比较着意于流畅地表述,亦即苏东坡所谓的 “ 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 ” 那种感觉。

关于学养,各级协会都在强调,要大力提升书法家的文学素养,大力提倡书法家自撰诗文,此举的效果不言自明肯定是有收获。但是,由于当代学科教育的缺漏,很多习书者于传统文化不甚明了,炫技成了时下书法界骄傲的艺术表达,这是一个让人惋惜的事情。历来书家都是读书人,“腹有诗书气自华”,所以加强书法家的文学修养仍是有必要的,以“文”养“艺”也!


图片
《书有事无》联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当代隶书创作百花齐放,亦有百家争鸣,您是如何看待当代篆隶创作的呢?艺术需要“百花齐放” ,隶书创作应如何践行这个文艺理念?

曾学斌:汉隶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如何在这个宝库中去寻找自己需要的宝藏?这是一个看似简单却践行起来十分艰深的课题。当今书坛,行草大盛,成绩多多,而篆隶偏弱,主要表现在风格趋同,手法单一,个人面貌模糊,表面看这是功利心所导致的——追名逐利、盲目跟风。深入分析,这是入古不深所导致的后果,更是缺乏独立的审美判断的外在表现。余以为,入展者、获奖者自有其不同于别人的学书经历,取得了一定的学书成果,有属于他自己的审美表达,你再步其后尘,于取法言之,则下之又下矣!生活需要五光十色,艺术需要百花齐放,走自己的路吧!


图片
《穷经学道》联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笔墨当随时代”,您将自己的隶书风格归为哪一类,或者说说形成今日之面貌所融合的碑帖?

曾学斌:生活中有人论及美女的标准,曰:五官的干净和性格的安静,如是方可为美女。余借用之于隶书,以为隶书之美当在线条的干净和书风的安静

《我之隶书观》一文中言:“余习书逾四十载,初,五体并进,逾廿年,始以行草、隶书为重,近十载,间或亦习行草,然则工夫在篆隶矣。大盂鼎、散氏盘,秦诏版、汉碑额,张迁、礼器、石门颂、杨淮表、大开通,端庄者,野逸者,官方文字,民间俗书,汉祀三公山碑之亦隶亦篆,汉金文之随形布势巧妙安排,乃至于汉砖、瓦当,统而纳之于腕下。”

……

“或有论者曰:汝之作无汉隶稚拙厚重之貌,更乏开张雄浑之势。余曰:厚重者稚拙者开张者雄浑者,皆美也,除此众美,内敛平和之含蕴,淡淡放纵之情绪,如老百姓过小日子——安宁祥和境界。此境,不亦令吾侪向往乎?   ”


图片
《乐是德为》联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谢无量不仅学者、诗人、著名书法家,也是碑帖融合的高手,您认为他的书法中的笔法、结字、意境的妙处体现在哪些方面?

曾学斌:良宽(日本江户时代汉诗人、书法家)有个著名观点:平生最不喜欢书家字、厨师菜与诗人诗。谢无量作为饱学之士,风流于二十世纪艺坛,在其一生中,他自己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书家,故写字很少钤印,其笔下,熔碑铸帖,借二王之魂,不计较于点画与结字,外化形质,风流散朴,不主故常,呈现的是自家言语。尤其是其松动的用笔方式,质朴的书法风格,自由自在的艺术表达,给人启示云:原来书法还可以这样写,风流至极矣!


图片
杜子美诗句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近数十年来,受谢无量的书学主张影响的人有哪些?这些人在书法上的书风和谢无量比较,有哪些异同之处。

曾学斌:谢无量的影响力当不单单在二十世纪。自今之书坛始,将延及后世矣!当今受其影响者,北京有梅墨生、刘墨,安徽有杨文浏,然能得其神髓者还是川西坝子上的何应辉、张景岳、谢季筠以及本为齐鲁之士而谋生于川滇的刘新德、重庆的李文岗等。这些书家与谢无量先生相较,其之间的差异我认为当在“表现”与“展现”上。


图片
黄勋诗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当下有“展览体”之说,您是怎样看待展览体的?参加展览和个人长久发展当如何看待呢?会不会影响以后的书法发展?

曾学斌:“展览体”是时下对国家级大展入展作者所作书法的一种特别的称谓,其优点是技法纯熟,手法多样,其缺点是书风趋同,不辨雄雌。愚以为,万物既然能呈现于世,自有它存在的道理,故“展览体”不存在好与不好。参加国家级大展,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是书法人的一个重大目标。跳出时风,写出个性,展现时代风潮,短期目标与终极梦想之间,如何转换?各人所思不同。大浪每天都在淘沙,这不是宿命,而是定数!


图片
长毋相忘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您曾从事过编辑、组织与策划展览等工作。请您就书法专业毕业的学生,结合高校学习经历,如何在编辑和策划岗位上进行更好的融合。

曾学斌:我在2000年开始就在参与《重庆书法家》报的编辑,也是这一年参与组织、策划重庆市“新生代青年书法家27人作品展”,不知不觉间,一晃就是二十多年。纵观书法发展史,书法成为自觉艺术之后,史上之名迹,要么属于达官贵人,要么属于饱学之士,他们或安邦定国,或著书立说,展示着自己多方面才能。

书法专业的学生有一部分将毕生与书法为伴,当然也应该培养自己多方面的才能,学学展览的策划与作品集的编辑于日后的艺术生涯很有必要。如每门课的结课作业展,虽然小规模,但可不断做出新花样,这就需要动动脑子,学习、钻研展览策划方面的知识。作品集的编辑更加综合,涉及书本的版式设计,字体、纸张、色彩的选择,前言后语的撰写,一本书要做出品位,是要花工夫的。


图片
杜子美诗句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您作为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隶书委员会主任,请您谈谈当下重庆隶书的发展与书法人才的培养。

曾学斌:目前重庆的隶书创作和全国情况大体相似,能够创作高品位作品的作者不多。余认为,书法人才的培养固然与协会相关,但是作为非常私有化的书法,要提升自己的创作水平还是得靠自己。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也举办过一些集中培训,重庆的隶书作者学习的视野也还开阔,经常外出学习,寻师访友,我接触过几个相对写得还不错的隶书作者,发现个别作者外出学习后的唯一收获就是丢掉了自己以前固有的尚可称道的好东西,学得来满手习气,让人惋惜!

审美力、判断力、对传统经典的解读能力和转换能力尚需加强,一定要加强!


图片
一帆风顺   水墨纸本   2023年


子   鱼:曾老师乃性情中人,风姿豪爽。上次与老师和师母小酌,听老师谈书论道,受益匪浅。做为一名书法家,正确的书法学习路径尤为重要。要成为一位书法家,哪些方面的培养与阅历最为重要?

曾学斌:要学好书法,有了正确的方法,走向正确的方向,方有可能成功。要成为一个书法家,余曰:一定做好技法的训练,尽量做好知识的储备,再配上宽阔的胸襟、善良的人品。如是,方能称善!

子   鱼:好的哈,非常感谢老师,百忙之中能抽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





图片

《逶随相羊》   水墨纸本   202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