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彪:不尾随时贤 不重复自己(文/胡抗美  附:视频)

1568
发表时间:2022-08-24 19:44




2019年11月,第四届狂草四人展在张旭故里江苏举办,刘洪彪在狂草四人展论坛上回答问题时说了一段话,其中最精彩的被热议的当属“超越论”。“超越论”的意义在于对这个时代书法艺术作用的肯定,遗憾的是“超越论”变成了“狂人狂语”。


《绝句》杜甫

“超越论”应该是刘洪彪对当代书法的一种思考,但“超越论”这个立论不是由刘洪彪命名,而是类似“印象派”因为一名记者的嘲讽而得名,是由网友命名的,媒体命名后很快引起热烈的争议。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关注这场争议,不断消化来自方方面面的见解,从而使我在争议中看到一个艺术家做人的通透、果敢与担当。刘洪彪在书法界是敢于直言的人,心口一致,敢说敢当,从不遮遮掩掩。争议中有人诟病刘洪彪今人超越古人的观点自不量力、大言不惭、狂妄。这反倒使我记起《庄子•齐物论》中的话:“大言炎炎,小言詹詹”。诟病者也可能借用夸海口之意,但我以为,与其“詹詹”,还不如“炎炎”。我之所以如此认识问题,是因为刘洪彪讲“超越”时我在场,实际情况并不是网上疯传的那样:刘洪彪说刘洪彪超越了古人;刘洪彪说狂草四人展作者超越了古人……他说的是:“我们这个时代,其实在很多方面都超过了古人。”他举了一些例子,比如作品尺幅、章法构成、展览形式、活动策划等等。那些认为刘洪彪虽然没有明讲、但实际在暗示自己超越古人的说法,既是猜测也是过度理解。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讲的是很长的一段话,而不只是硬生生地超越古人一句话。因为流量的需要,网上报道时从一段话里抽出一句话,目的是增加“超越论”的社会冲击力。所以,他们以标题形式特意放大个人超越古人这个狂言效益,瞬间震惊了所有拿毛笔写字的人。这不能不说是当代书法史上的一个事件。

《白梅》王冕

刘洪彪经常讲一句话,一个时代办一个时代的事,这应该是他“超越论”的思想基础,具有明显的时代痕迹。刘洪彪和我是同时代人,我们那个时代的人一般都非常熟悉一个哲学观点,以致成为我们认识世界的基本出发点。这个哲学观点是:一切事物都处在永不停息的运动、变化和发展之中,整个世界就是一个无限变化和永恒发展的物质世界。在认识问题、分析问题、判断问题时我们学习了历史地、全面地、发展地看问题的方法论。当然,学习了不一定能够运用,但我们主观愿望是忌讳静止、片面观点的。如斯说,“超越论”是符合哲学原理的。如果说一部书法史是一部书法发展史,大概不会有太多的人反对。但是,如果说一部书法史是一部书法超越史,估计很多人头脑里会打上一个问号。我想,这个问题可以讨论,也需要讨论。书法艺术和其他事物一样,处在永不停息的运动、变化和发展之中。比如,书法的书体从甲骨文到大篆小篆、从大小篆到隶书、从隶书到草书、楷书、行书,有没有超越的意思?同时,书体稳定之后,书法艺术内部依然处在永不停息的运动、变化和发展之中,王羲之之后张旭、怀素、颜真卿、苏黄米蔡、杨维桢、徐渭、王铎、傅山,还有清中晚期的碑学运动等历史性超越就是例证;书法的称谓从指向模糊的“书”,到特指书法的“书道”“书艺”“书法”,是不是书法艺术一步步自觉自醒的超越?从书法的地位看,由古人的“余事”,发展到今天的一个艺术门类,书法主体从书隶、书佐、书吏、书人等,发展到今天的书法艺术家,是不是超越?

《艺概·书概》刘熙载

我们这个时代是有所作为的时代,其中包括书法艺术的作为。时代发展了,社会生产力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审美方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超越是必然现象。

文章来源:民生网